现在的位置: 首页文学原创>正文
从“良药苦口”谈杂文的“分寸”
2015年03月01日 文学原创 暂无评论

  “良药苦口利于病,忠言逆耳利于行”绝对是千古的至理名言,但它也只是从说教者的角度看问题,却很少考虑“吃药人”和“纳谏者”心里在想什么。
  
  一个好医生的标准绝不仅仅是简单的看病、抓药,他要同病人沟通,给病人以必要的开导和安慰,让病人心悦诚服的依方治病、按方抓药,从而达到治病救人的效果。若恶语相加,掰脖子灌药,即使药到病除、妙手回春,病人也是断不肯接受的。医者,三分医身,七分医心。而病人呢?首先,他是“人”,不以待“人”之礼待之,怎会让你给他治病呢?
  
  为人治病如此,为社会治病又何尝不是这样呢?作为“社会医者”的杂文诸君写出的一篇篇文字,不乏真知灼见,不乏苦口良药。那么,“良药”就一定很“苦”吗?
  
  诚然,杂文这颗铲污除诟的“炮弹”没必要裹上一层“糖衣”,不针砭时弊、不尖锐地批判还算哪门子杂文?但是,批评也当有分寸。有分寸不是无原则的妥协,更不是趋炎附势地逢迎,而是既要“一针见血”“七寸打蛇”,又要讲究艺术,不生硬刻板。试想,药苦的让人无法下咽,病还怎么治?话说的太绝,让人难以接受,问题又怎么能够得到解决?如果只是一味地批评,一味地挑剔“你这里不行,那里不妥”,却完全不顾客观情况,闭目塞听的“只看结果拒绝理由”,更不去提出建设性的意见或表达积极的态度和心情,那么,杂文诸君就很容易变成“见谁咬谁”的“愤青”和“打哪指哪”的“喷子”。
  
  这是我们的初衷吗?这是我们想要的杂文吗?显然,都不是!那么,我们要怎样的杂文?我们要做怎样的“杂文中人”?我想,这是我们每每表达观点、下笔作文前必须扪心自问的。

给我留言

留言无头像?